全本小說5200網 > 穿越小說 > 追妻令 > 55、瓊林苑
    清明到了,京中有成年少女的家庭,都在這一日舉辦及笄禮。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魏宮之中早在半月前就排遣宮人去皇陵和各大公關祭祀,以致到了清明這日,反以游玩為主。

    寒食時家家戶戶門前用柳條兒串起的子推燕還未撤去,紙馬鋪紛紛用紙袞疊成樓閣放在門前,這是一年之中生意極旺時。

    出宮祭祀僅僅走個過場,趙凌想著帶小青梅出門踏青。于是將她帶上了。皇后皺著眉:“皇家祭祀,非宗婦不得參與,帶個無關緊要的人做什么?“這林七運氣真是好,被拐了還能安然無恙的跑回京城來。

    “兒正好想去郊游。所以帶上梅兒。“

    山路陡峭,他替小青梅準備了極輕便的轎子,轎子四面鏤空,頂上簇滿了楊柳枝。間雜許多時令花朵,芬芳撲鼻,四面垂散。

    一路走來,山路上處處奇花異草、樹木參天,踏春的人們便紛紛在樹下席地而坐,喝酒聽曲兒。喝罷酒的人會在路邊買上些玩具帶回家,有泥塑的亭臺樓閣、刀槍劍戟,巧奪天工。也有買花兒、瓜果、零食的,大多為了哄孩子。

    林青梅道:“凌哥哥,梅兒也想喝酒。“

    于是祭完皇陵趙凌便帶上林青梅去瓊林苑喝酒賞花了。

    瓊林苑中杏花如繡,趙凌在杏林中鋪了席,宮人們擺上百味羹、雞蕈、蔥潑兔、鹿脯等山珍野味,瓊林苑中多有酒家占了小亭子賣酒,泉安買了一壇子九丹金液來,這種酒味道淡,喝了不易上頭,另買了些果干下酒,有栗子、甘棠梨和嘉慶子。

    杏花紛紛揚揚花色粉紅,花瓣輕盈翩躚而下,落在席上、衣上,將花香沾染。

    小青梅道:“要洗手哦!“于是懷揣著兩只貂兒去尋水源,瓊林苑有人工河穿梭其中,杏花落在潺潺流水中,相逐而去。

    小青梅凈了手,懷中的兩只貂兒卻越下了地,向著一處亭榭奔去。小青梅在后追逐,喚道:“梅凌霜、凌霜梅,別亂跑啊!“

    亭榭四面有窗。密閉嚴實。兩只貂兒越到窗下,調皮的向她作揖,她上前將它們揣在懷中,剛想教育一頓,卻聽得亭中有個低沉的男聲道:“太子無功卻能安坐儲君之位,寡人在外帶兵立功無數,卻被父親說成是為臣之材,氣煞人也!“

    另一個聲音渾厚的男聲道:“大王如今功勛卓著,已經引起圣上猜疑,當盡早鏟除太子才是。京中不是我們的底盤,若要除掉太子,不如趁夏日圣上避暑時逼迫太子造反。“

    小青梅慌極了。有人要殺凌哥哥!她急急忙忙跑遠,亭榭之中的人卻察覺到了有人在偷聽,將窗戶洞開卻發現空無一人。吳王道:“今日瓊林苑中踏青的人甚多,不要被有心人聽去才好!“

    他的得力部下太史寧生的高大黝黑、虬須滿面頗為兇惡,聞言翻窗追了出去。

    然而他一路追去,卻并沒有發現端倪,反而在杏林之中碰到了太子。他身旁有個蒙著蓋頭的窈窕少女,春衫輕薄。少女玲瓏有致的身段引人遐思。

    少女生了一副非常漂亮的眼睛,看著他時眼眸清澈極了。然而當他開口向太子請安時,少女忽然眼眸驚慌,一個勁兒往太子懷里靠。

    趙凌看著眼前的太史寧,若說前生他最恨的,除了吳王之外,便是太史寧,連林玉蘭和兩個側妃都要靠邊站。

    前生他死后,親隨帶領兵馬圍困昆明池,吳王被圍苦不得出,太史寧獻計砍下他的頭顱退兵。然而當他看到小青梅抱著自己哭的傷心欲絕時,心中貪圖她的美色,哄騙她道:“只要姑娘答應我一件事,我便不砍太子的頭。“

    小青梅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然而當他來剝她的衣服時,她卻恐懼的大叫:“不可以!不可以!“

    他惱羞成怒:“為什么不可以?“

    小青梅的話語,讓身為魂魄的趙凌悔恨莫及,心中愧疚難當。她說,梅兒會痛。

    他強掩下內心滾滾仇恨,漫聲道:“太史將軍怎么也在此?和吳王出來喝酒嗎?吳王人呢?“

    太史寧心中懷疑剛剛偷聽的人是他,然而他表現的太過正常,于是道:“吳王殿下在不遠處,是否需要微臣請他來與殿下一敘?“

    與吳王一敘?趙凌笑容輕諷:他是嫌命不夠長嗎?請殺身仇人來礙眼?

    他搖頭微笑:“不必了,七姑娘怕生。“

    太史寧見他懷中的少女嬌嬌怯怯,聽得他的聲音便不住往太子懷里埋,當真怕生極了。看在她如此漂亮的份兒上,太史寧第一次決定憐香惜玉。于是告辭。

    恰逢兩只貂兒鉆出來嬉戲,太史寧心中一松:方才只聽得到腳步聲卻看不到人,想必是這兩個小畜生將自己引來了。

    既然沒有人聽到私密的事,便可以就此翻篇了。

    他不知道,他追的小青梅其實一直在他前面,只是泰山老母施了障眼法。

    他一走,林青梅挽著趙凌的手臂哀求道:“凌哥哥,我們回宮里好不好?梅兒怕!“

    “怕什么?“趙凌解了她的蓋頭:難道前生小青梅被太史寧殺了所以怕?“別怕!有凌哥哥在。“

    這一生的王牌握在他手中,他即使不能改命,難道還護不住一個小青梅?小青梅怕太史寧,尋個借口殺了他便是!

    小青梅鉆進他懷中,將他抱得緊緊的:“凌哥哥,那個人想要殺你,梅兒好怕!他跟一個叫大王的人想殺你。“

    大王?想必是吳王了。

    “梅兒是看到什么了嗎?“

    小青梅慌極了:“梅兒聽到他說要讓凌哥哥造反。梅兒逃跑的時候他一直在后面追,追到這里來了。凌哥哥,他會不會殺了梅兒?“小青梅說到最后,已經淚眼汪汪。泫然欲泣。

    趙凌大驚:“他是跟著你跑到這兒來的嗎?“

    小青梅點點頭,趙凌心中七上八下:若是跟著小青梅來尋到這里,可就難辦了。

    懷中的泰山老母悠悠道:“怕什么?老母我剛剛使了障眼法,他是自己瞎轉悠跑來的。“

    小青梅聞言將她捉出來放在席上。斟了一杯九丹金液給她喝,泰山老母道:“漢武帝時用蒲桃酒招待西王母,今天小梅兒用這淡的似水的淡漿招呼我,心意太薄啦!“

    小青梅眨眨眼:“凌哥哥,泰山老母要喝蒲桃酒。“

    “蒲桃酒是西域貢酒,民間沒有。“泥人要喝酒?

    小青梅托腮看他:“可是泰山老母說剛剛她施了障眼法哦!那個大胡子沒有看到梅兒。“

    障眼法?趙凌狐疑的看看她,再看看席上一動不動的泥偶,心中有個答案呼之欲出。

    他是不信神的,然而荊州官道之上,他明明看到了梅兒,走到面前時卻發現她神奇的消失了,難道也是障眼法?

    “凌哥哥在荊州時。她是不是也施了障眼法?“

    小青梅看向泥偶,泰山老母虛抹了一把汗:“羅浮酒也是可以的小梅兒。“

    小青梅便是這樣,旁人一旦叉開話題,她的注意力立馬就被吸引走了。

    “凌哥哥。泰山老母說羅浮酒也可以哦!“

    趙凌笑的極其溫和:“好!“

    泉安買了一壇子羅浮酒來,趙凌道:“這酒烈,咱們出門在外不能喝,都給泰山老母吧!“小青梅于是將壇子放在泰山老母面前,泰山老母看著面前有如千仞之山的酒壇子,噎住了。

    “泰山老母,你怎么不喝呀?“

    趙凌伸手捏起泰山老母,笑瞇瞇的告訴林青梅:“一定是壇子太高了。“他將泰山老母放在壇口上,泰山老母晃晃悠悠的,一顆心吊的老高。

    她感覺自己又要被整了。

    趙凌見泥偶險而又險的立穩了,小青梅嘴角彎彎:“泰山老母,羅浮酒好喝嗎?“

    泰山老母點點頭:挺好喝的。

    小青梅開心的轉述給趙凌,趙凌道:“那泰山老母一定要喝個盡興呀!“手指一推將搖搖欲墜的泰山老母推進了酒壇子里。

    泰山老母:??我說什么來著?離被整不遠了!

    泰山老母在酒壇子里咕咚咕咚喝的直打酒嗝,小青梅著急道:“哎呀,泰山老母這樣會喝醉的啦!“

    趙凌裝作很焦急,卻拿了筷子在壇子里慢悠悠的撈,時不時將泰山老母滾個圈兒。泰山老母本喝多了酒,再被他三番兩次翻跟頭,頭越發暈暈乎乎不知方向。趙凌慢騰騰撈了許久才將泥偶撈上來,小青梅連忙取了帕子將泰山老母擦干,埋怨道:“凌哥哥,你不能總是這樣欺負泰山老母哦!老母都喝醉了,打呼嚕呢!“

    趙凌見那泥偶沾了水半點兒沒化,心里詫異極了:難道在荊州時他當真被障了?

    然而,是神仙也不能捉弄他!他為了尋小青梅,簡直到了嘔心瀝血的境地,結果泰山老母居然從中作梗?此仇不報,惡氣難舒!

    “泰山老母睡著了嗎?“

    小青梅點點頭。

    “唔,那咱們也早些回去吧!喝了酒的人要點安神香安眠,不然起床后會頭痛。“趙凌表現的通情達理極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泰山老母雖喝的迷迷糊糊,然而聽到趙凌說“安神香“,心里仍明鏡似的叫囂著“不要不要“,但是人如爛泥發不出聲音來,絕望極了。

    小青梅是極開心的:凌哥哥對泰山老母好,泰山老母才會早點兒送小寶寶來呀!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6肖中特九龙资料网站